祭奠中国足球“超白金”一代:废铁是这样炼成的

既然足球少年们把前途交给了中国足球,中国足球也应该还他们一个合理的发展空间……

2004年5月12日,一场本已无关痛痒的比赛,竟成为了一个美丽时代的终结。在马来西亚吉隆坡,当沈祥福率领的国奥队以2比1艰难击败12强赛的最后一个对手———马来西亚国奥队之时,无论是曾被誉为“超白金一代”的中国国奥队员,还是曾振臂高呼“超白金,雄起”的中国球迷,都感受到了一种落荒而逃的莫名快感……

2000年1月,清幽怡人的毛家湾,一片绿色的草地和几个黑白相间的足球,这就是这届国奥队的起点。作为国内少壮派教头中流砥柱的沈祥福,带着手下第一批80名来自国内各地的足球少年,开始了他们为进军2004年雅典奥运会而战的使命。

2000年的亚青赛成为了他们崭露头角的开始。接下来的2001年是这支沈家军最为辉煌的一年:沈家军在15场比赛中取得了8胜3平4负的战绩,其中失败的比赛均是输给欧美强队。也是在这一年中,“超白金一代”的美誉不胫而走。

不过,少年英雄们在接下来的两年中却日渐暴露出了平庸的本性:2002年,在韩国釜山亚运会0比1不敌日本国奥队止步8强,在卡塔尔十国赛上也仅仅以2比0战胜捷克取得一场胜利,只是在世界大会上进入四强。到了2003年,在与叙利亚队的奥运会资格赛中虽然主场2比0获胜,但在客场却以2比3输给了对手,仅仅依靠张耀坤在最后阶段的进球以净胜球数淘汰对手得以出线年,是国奥队梦想的终点,但也成了他们梦想的终结。3月3日首战客场不敌韩国队之后,3月20日他们更在武汉主场拿不下马来西亚队,最后决战一开始,就已经知道了结果。四年之剑毁于两役,“超白金一代”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沦为“废铁一代”。

一支曾被称为“超白金一代”的希望之师,在短短几年之间就沦为任人宰割的“废铁一代”,在中国足球这个大染缸之中,“贵重金属”的贬值速度的确太快了。俗话说真金不怕火炼,国奥球员之殇,也是中国足球值得深思的问题所在。

作为泱泱大国,中国足坛有前途的苗子何其之多?在本届国奥组队四年之中,前前后后被沈祥福征召的球员竟多达120人,这个惊人的数字足以令国外大多数同行羡慕不已。但在如此广泛的选择范围之中,竟找不出11个能够与韩日同龄球队抗衡的球员,除了培养机制问题外,环境和教练问题也不容忽视。

对于这一届国奥队来说,随着“超白金一代”名号加身,年少轻狂的本性让这些少年开始变得飘飘然。初露头角的杜威被认为“像极了当年的范志毅”,年轻的曲波更被冠以“中国风之子”的雅号,媒体的眼里只有英雄,于是在轮番的笔墨粉饰之后,这群少年竟也有了不少“贵重金属”的“气质”。职业联赛日渐混乱的大环境也成了令这批少年走形的“畸形模子”。“泡吧事件”在这支国奥队中一度成为最为轰动的新闻,惊闻此事的沈祥福也开始表示“要重新审视自己手下的这帮球员”。

当然,教练能力的缺陷也是国奥队沦陷的一大原因。世青赛后,随着队员年龄的增长和对手实力的提高,沈祥福带队的一成不变和球队优势的丧失已经逐渐显现出来,那时有媒体已经指出沈祥福这个“小学教师”已经江郎才尽,中国足协应该另选更有水平的“大学教授”来带领这支球队。但沈祥福的固执和足协的短见让时间优势彻底化为泡影,直到这帮本来充满天赋的年轻人在国产教练业已僵化的思维下被“残酷”地“误杀”。

先有“捧杀”,再有“误杀”,国奥之死,影射出了中国低年龄段足球培养模式的悲哀。中国足坛本不缺优秀的足球苗子,但务虚的舆论环境和落后的教练水平却成为了制约小球员把天赋带入成年队的瓶颈,于是中国足球只能屡屡上演“伤仲永”的悲剧。目前正在德国深造的“08之星”队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出国前已经名满天下,但出国后的第一场比赛就以0比6惨败给了当地业余的大学生联队。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既然足球少年们把前途交给了中国足球,中国足球也应该还他们一个合理的发展空间。

About Author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